山东画报出版社官方网站
图书分类

图书类别

图书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图书频道>艺术>响蓝的天>正文

响蓝的天

定价:¥52.00

作者:刘牧
ISBN:9787547423806
出版时间:2017年06月01日
页数/字数 :
推荐购买链接: 去购买
图书详情

版 次:1  印刷时间:2017年06月01日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包 装:平装 国际标准书号ISBN:9787547423806 所属分类: 图书

编辑推荐

邵大箴:看了他(刘牧)的展览就感觉得到很有力量,一个是突出,一个是厚重。他从中国画中突出来,吸取西洋画大块面,强调结构,强调构成,所以他的画感觉很有力量,我说这些画就是成功了,很成功。

杜大恺:所有的艺术家都追求风格,仅仅为自己所有的风格,刘牧也不例外,争得了这样的风格,亦即意味着争得了独立的人格,争得了做人的尊严。风格如同人,活着就需经营,一辈子不歇息,为它的至善至美,我相信这是刘牧一向的期望。刘牧大抵不是那种随波逐流的人,看他的画,你会懂得,不动真情,他不知道画啥,也不知道怎么画。

内容推荐

知名山水画家刘牧先生精选不同时期代表作品,并对作品创作的缘起、意义等予以点注。形式新颖,极具收藏价值。

邵大箴:看了他(刘牧)的展览就感觉得到很有力量,一个是突出,一个是厚重。他从中国画中突出来,吸取西洋画大块面,强调结构,强调构成,所以他的画感觉很有力量,我说这些画就是成功了,很成功。

杜大恺:所有的艺术家都追求风格,仅仅为自己所有的风格,刘牧也不例外,争得了这样的风格,亦即意味着争得了独立的人格,争得了做人的尊严。风格如同人,活着就需经营,一辈子不歇息,为它的至善至美,我相信这是刘牧一向的期望。刘牧大抵不是那种随波逐流的人,看他的画,你会懂得,不动真情,他不知道画啥,也不知道怎么画。

作者简介

刘牧,笔名怀谷,山水画家,历年来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各种学术展览,在中国画坛有广泛的影响,出版有画集多种及《刘牧教学篇》等专著。现任中国国家画院(原中国画研究院)教育培训中心任副主任,主持中国画高级研修班教学工作。

1947年  生于北京通州,少年即拜吴镜汀先生为师学习山水画。

1967年  毕业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分配到北京珐琅厂当工人,后参予创办珐琅厂技校并任教。

1988年  调入中国国家画院(原中国画研究院)工作。

1992年  调入文化部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工作。

2004年至今  再次回到中国国家画院(原中国画研究院),受聘教育培训中心任副主任主持中国画高级研修班教学工作。

前言

画的故事,可以从“王冕画荷”说起。

一九五三年,从通县(州)永乐店来北京,住在西直门外高梁河畔的头堆村。看连环画,知道了王冕画荷的故事,后来又读出处,儒林外史的“契子”。当年的头堆村,自然环境和“王冕画荷”故事里的描写完全一样。从小就喜欢乱画,效仿王冕,想当画家,只是不爱画花鸟,更愿意画风景。

一九六一年,有幸投在吳镜汀先生门下,十四岁开始学习画山水。以先生藏珂罗版印刷画集作为范本,临摹清初“四王”的王石谷。正在读初中二年级,临摹只能在课余,所以每隔一周的周日上午带作业去见先生。寒暑假可以多临,见先生会多些。看作业,先生讲的很少,多是用笔示范,一般不改作业,而是另择纸,这样的情形有两年多。两年中,不但每次都能见到先生动笔示范,还收藏了先生许多笔迹。经常能见到先生创作,特别幸运的是,观看过先生创作丈二匹巨幅山水画“略阳山城”,当时北京画院的山水画家也悉数到场。

一九六二年,先生山水画展在京开幕,展出先生各个年代的作品百余幅。那时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先生作品,但先生的山水情怀深深印在心里。

一九六三年,考入了北京工艺美术学校。仍然临摹,但临摹尺幅加大了,从小幅册页变为条幅、中堂、长卷等,临过王石谷的长卷“谿山无尽”;临摹从“四王吳恽”扩展到明、元、宋代的山水作品,临过夏圭的长卷“溪山清远”;最重要的是,开始体会、并临摹先生的创作作品。

工艺美术学校的美术基础课程涉及广泛,除了素描、色彩,还有泥塑、图案等。由于专业的关系,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象牙雕刻实践学习。丰富的学习,对“画的故事”影响很大。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受政治胁迫,举家迁回老家通州永乐店,从此与乡村又结不解缘。学校停课了,初秋,先到门头沟富家台、后又到东灵山的瓦窑村参加支农劳动。临摹山水画五年,这是第一次走进真山真水,且住了半个月。回到市里,应该是“山水”的趋动,又主动参加房山上方山下娄子水村的支农劳动一个星期。两次“山水生活”发酵,促成行了一次更壮观、长达一个多月,行程万里有余的“山水行动”,加入了当年的全国“革命大串联”:先到上海,再到杭州、株洲、南昌、桂林、贵阳、遵义、成都、西安、郑州,从郑州回北京。一路上,列车的车窗成了画框,东南西北,风景迥异,山水画图千变万化。“大串联”使铁路系统变得极其混乱,列车经常会停在不见人迹的地方,走出“画框”,滞留“画”中的机会也有许许多。若说印象深,西湖边香气浅隐的桂花,韶山冲粗糙的稻米,井冈山奇妙奔腾的云海,贵州十万大山、铁路开拓者列成排的墓碑,西安旅店、赴陜北延安的“梦”...永远也不会忘掉。

一九六七年夏,有机缘在北京怀柔红螺峰下小住数日,第一次山水写生从这里开始。当时有铅笔、钢笔作品十数幅。先生根据其中红螺峰主峰一幅,作了笔墨示范。

一九六八年夏,被分配到北京珐琅厂当工人,而后十余年中,经常骑自行车回老家永乐店。乡村路上的春夏秋冬,朝夕日月、雨风雾雪与时事变化,常和心情戚戚切切地缠绕在一起。

一九六九年初夏、同年冬,至一九七零年春,又有三次与京郊幽燕山脉最近密的接触,其中也百感交集。第一次,是从夏到秋,在门头沟上清水村的绿化劳动。藏在深山中的绿化队住地,是在双林寺旧址基础上改建的,环境非常幽静。在绿化劳动中,南到百花山南大梁,北到东灵山的深涧,方圆五十里的山山水水几乎都走到了。第二次、第三次,是参加两次民兵野外行军拉练。一次,经房山,走十渡、蒲洼、霞云岭,然后走大安山、妙峰山由门头沟回到市里,记得七零年元旦是在十渡西庄度过的;一次,走了昌平、延庆、怀柔、密云、平谷五个县山区,中途参观还出了北京界,到过河北遵化山区。小区域不同,山水地貌不同,村落民居与民俗风情不同,留在心底里的感觉也不同,当时就存下一念头,若是还能画山水画,一定再来。

一九七零年春,有空儿到蓟县盘山作两日游。

一九七六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一切又重新开始!

一九七七年冬,参与创建珐琅技校并任教。

一九七九年春,带技校学生到门头沟上清水村写生(住当年绿化队)。第一次用水墨宣纸(高丽纸)实地写生,有作品二十余幅。

一九八一年夏,游泰山、崂山。在崂山的北九水写生,虽然只有三天,但体会颇多,有水墨作品十余幅。同年秋,带技校学生到房山十渡水墨写生。十四天,有水墨作品“太行约略”等二十余幅。

一九八三年夏,有缘参加湘西大庸县扶贫活动。因“旅游开发”学习班教学要求,到张家界写生,五天,有水墨作品十余幅。

一九八四年秋,带技校学生到蓟县盘山写生十余天。有感于创作需要,此次写生以铅笔速写构图为主,有盘山百图及水墨作品若干幅。

技校教学十余年间,写生频繁,限于当时条件(也是偏爱),写生大都在北京周边的山区进行。

写生不能直接解决创作问题,回顾这十余年间的创作探索,可谓成效甚微。意向清楚且坚定、真正进入状态的创作,是到了一九八六年末技校停止招生、又作了一系列广泛的“涉猎”之后。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文学创作被称为“伤痕”时代。随后,艺术创作刮起了“西北风”(乡土风)。这和作者感同身受、乃至亲身经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有关。六六年举家迁回故里,没有住房,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曾参与盖了三间少砖的土坯房,其中情形,时至今日,仍似历历在目。比“伤痕”文学风行晚一些,但历时却长一些,创作开始画乡居,一画十余年。十余年的创作,无论画山区、平原,房子是中心、是画面最重要的部分。

一九九一年,以山庄、乡村、胡同为题,举办了个人画展,画展是乡居创作的总结。

而后的十年间,创作追求平面化。时间挤压了心中的意象,象是鲜活植物夾在书本里,经年已固化成“扁平的标本”,可以比喻是这一时期的画面。

2000年后,“伤痕”文学渐渐被人淡忘了,“乡居”创作转身变相,渐退渐隐出离了画面,创作也陷入困顿。

2004年,再回中国画研究院(后更名国家画院),主持教育培训中心教学工作,曾撰联:老慕虚名因糊口,重操旧业不闲心。这一时期,有点彩系列,点墨系列,写生整理系列,文字系列等作品。

2007年,有缘到了青海玉树的囊谦,参加九世乔美仁波切坐床大典。当翻越巴颜喀拉山,直面西北高原时,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惊叹没有见过西北山水,真只能算是半个中国人!回来后,“消化”了三年,有百余幅表现西北高原的山水作品,以“云来云去”为题,举办画展并出版画集。

2011年,退休。用两年时间完成了《放心斋说画》;后,又用两年时间完成了《灵怀笔记》。

2014年,入夏再访武夷山,开始了“武夷问茶”的系列创作,计划至今尚未完成。

中国画讲“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师于外而得于中。感受固然是从物到心,但画终归不是画物,而是画“心”,画心得又被称为写意。

中国画经历过一段相当长的求详尽、求准确,求传神、求写生描写物象的阶段,但最终走向不求形似,极尽写意的“文人画”。文人画后来陈陈相因,没落了。上个世纪,西方写实绘画的强势介入,对传统中国画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中国画虽然被改造了,但中国人骨子里的“意象思维”却改变不了。在中国人看来,画,永远不是唯“物”的,画,永远是唯“心”的,“文人画”当下转身,变就了“人文画”。人文画,说直白了,还是画画人画自己心里的画。

真的画自己心里的画才知道,当个王冕那样的画家其实是非常奢侈的,并不像《儒林外史》中写得那么轻松。

学画时间久了,慢慢地有了些体会,体会说说也就有“画的故事”。画的故事,比不了王冕的故事,它只是画画时碰到或想到,极普普通通的事。

在线试读:
  • 当前没有提供可下载的资源文件!

App导航

关注微信

联系我们

总编室电话:0531-82098470

办公室电话:0531-82098459

投稿地址:山东济南市市中区胜利大街39号山东出版集团大院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

Designed and built with all the love by 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2015-2030盗版必究.鲁ICP备09022992号-1
"扫一扫"关注我们
  • 微信企业号:sdhbcbs
  • 微博账号:山东画报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