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画报出版社官方网站
图书分类

图书类别

图书搜索

您的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图书频道>历史>宽容的接力棒>正文

宽容的接力棒

定价:¥32.00

作者:(英)迈特卡夫 著,李九红 译
ISBN:9787547416082
出版时间:2015年8月
页数/字数 : 222页
推荐购买链接: 去购买

图书详情

字 数:25万  开 本:32开   纸 张:胶版纸    包 装:平装

内容推荐

斯蒂芬·迈特卡夫的父亲长期生活在中国云南,致力于在僳僳族中传教事业,而斯蒂芬·迈特卡夫即出生在云南,并一直在中国接受教育,并且在芝罘教会学校上学期间被日本关押,曾在潍县集中营生活四年之久。抗日战争胜利后,他到了澳大利亚,因在集中营受奥运冠军埃里克·利迪尔影响,决心传递爱和宽容的接力棒,到日本进行传教工作。斯蒂芬·迈特卡夫在日本传教40余年,见证了日本战后的苦难和腾飞,以一个外国人和日本侵略战争的受害者的身份和视角观察和解读日本社会和日本民族,并对日本不肯对侵略进行道歉和忏悔提出了自己的见解。本书视角独特、内容丰富有趣,并有着很多人生的感悟哲理,值得一读。

作者简介

李九红 山东影视传媒集团影视制作公司总编辑。山东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传媒大学硕士。她担纲责任编辑、责任编审制片人、撰稿的《闯关东》、《大染坊》、《誓言无声》、《沂蒙》、《小小飞虎队》、《知青》、《温州一家人》、《父母爱情》、《马向阳下乡记》、《老农民》、《北川重生》《守望天湖》、《并不遥远的记忆》、《潍县集中营》、《东方往事》约92部优秀影视剧作中,有32部获得五个一、飞天奖、金鹰奖等全国大奖,3部获得国际奖项,个人作品获得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二等奖、泰山文艺奖二等奖。兼任山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秘书长、山东师范大学电影学硕士生导师,山东省新长征突击手,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省首批签约文艺评论家。

前言

前言

许多人问我是否有写下自己一生故事的打算。更有的人不断地催促我马上动笔。三件事最终促使了我决定写点什么。首先,我父亲的一生从来没有写到过纸上,因此我多次地问自己,应该由我把他的故事形成文字吗?但是每当我面对大量的组织研究工作时,总是感到不知所措。我自己的故事倒是还有许多仍保存在记忆中,尽管他们已渐渐变得模糊。其次,我想记录下父亲的故事,不只是为我自己,更是为了孩子们。也许有一天,他们会细读我写下的故事。最后,我想我应当给一直给予我生活怜悯恩赐的上帝一个交待。

故事始于1928年,就发生在中国西南的云南省元谋县群山之中一个叫做滔谷的傈僳族小村子里。

关于一大帮逃兵组成的土匪将劫掠村庄的消息在村里已经沸沸扬扬地传了一天了。许多村民已经匆匆躲进山高林密的溪谷中。埃迪、贝茜两口子和他们四岁的女儿鲁丝和最小的孩子斯蒂芬决定先留下来看一看。突然,寂静的夜晚中传来清脆的枪声,土匪们进村了。这对传教士夫妇匆匆向溪谷中的避难所逃去。埃迪抱着小斯蒂芬,村里的一个年轻人则抱着鲁丝。从他们头顶上嗖嗖飞过的子弹迫使他们停了下来,向匪兵们投降。趁乱之中,那个年轻人带着鲁丝逃进深林,而埃迪则被绑在树上,一些匪兵开始用竹棍抽打他。幸运地是,匪首及时出现并喝止住了那些匪兵。他问:“你们为什么打他?”匪兵们则回答:“他们想逃跑。”匪首说:“他不是坏人,而是一个好人。我们需要的只是抓他做人质。”随后匪兵们就带走了埃迪。贝茜站在被匪兵劫掠一空的房子的走廊上,望着村里的房子一幢接一幢地腾起火焰。匪兵们走后,村民们从溪谷中返回村庄,忙着灭火。对贝茜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清晨,带着鲁丝的年轻人回来了。她一直在哭,不知道谁给她的一块麦芽太妃糖粘在她蜷曲的黑发上。与此同时,整整一天,父亲却被反绑着双手被匪兵裹挟着尽快逃离政府军的地盘。一个匪兵显然对贝茜的一件粉红色的睡袍发生兴趣,套在自己衣服的外面。忍俊不禁的埃迪向强盗们解释这件袍子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这个匪兵听了后随即脱了下来。埃迪逃离匪兵的控制回到家已经是两周多以后的事情了。太阳落山的时候,远处传来的一声巨大声响吸引了匪兵们的注意。负责看管埃迪的匪兵也跑去看热闹。随着夜幕渐渐降临,埃迪发现这是一个逃跑的机会。他看准了一个灌木丛生的堤坝,迅速跑过去并从上面跳了下去。但随即发现堤坝的另一面是陡峭的山崖。他顺着山崖不停地向下滑落,最后终于幸运地被一棵小树的树杈卡住了。将近半小时的时间,他听到匪兵们在四处搜寻他。更要命的是,慢慢升起的月亮的光芒即将将他的身影暴露无遗。他听到一个人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倾听他的动静。随后号角吹响了,那个人走回到黑暗当中。最后,一个人从离他只有20码的地方钻了出来,最终离开了。精疲力尽的父亲从树上解脱出来,慢慢地顺着山崖滑到谷底,听到了河流的声音。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好顺着河流的方向向前摸索。在凌晨的时候,他终于到达了一个村庄,并在村民的帮助下,回到了家里。在这次被绑的九年前,他和他的伙伴古曼先生一起被土匪绑架过。那一次他们两人都逃了出来。另一次,他也被土匪抓住,他说服了土匪,如果放他走,政府军将不再追击他们。多年以后,父亲还曾经为其中的一个土匪头子和他的几个部下治疗过枪伤。

 

在线试读:

App导航

关注微信

联系我们

总编室电话:0531-82098470

办公室电话:0531-82098459

投稿地址:山东济南市市中区胜利大街39号山东出版集团大院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

Designed and built with all the love by 山东画报出版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2015-2030盗版必究.鲁ICP备09022992号-1
"扫一扫"关注我们
  • 微信企业号:sdhbcbs
  • 微博账号:山东画报出版社